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是外星人
“其实我现在的胎象很稳,你不用再担心了,完全可以去上班了。”

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除了睡觉是两个房间外,苏慕容每次走出卧室便看到莫释北的身影,这天她实在有些憋不住了,试探的说道。

“你是想把我赶走,然后让小姜把苏氏的文件拿给你看是不是?”

莫释北冷哼一声,抱着一台“那一天笔记本,看到她走下来,忙关了电脑。

“有什么怕我知道的事情吗,怎么我刚来便关了?”

苏慕容的小心思被揭穿,故做镇定的看着他收线,直接转移了话题。

“电脑有辐射不知道吗?”莫释北深邃的看着她坐到了自己的旁边,将电脑推向一旁。

“其实生活中处处都是有黄六发继续审辐射的,你不能直接就让我与世隔绝了,我是地球人,不是外星人。”

苏慕容呵呵轻笑两声,听着他又开始了说教,好脾气的反驳道。

孕妇不能动气,所以现在每当她想发脾气时便深呼吸,让自己的语速慢下来,这样自己的怒意也会渐渐消散。
“地球人,喝碗参汤吧。”莫释北接过王妈递来的汤碗,递到了她的面前,温柔的说着。

“唉,这样的生活跟往常一样连粉红小猪也会羡慕吧。”苏慕容看着面前营养极丰富的汤汁,却不由皱起了眉头。

“什对于婆婆么粉红小猪?”莫释北挑起剑眉,不解的看向她。

“是小姜前两天拿来的绘本,里面是讲小猪的故事,我感觉他们比我要幸福许多。”苏慕容凝视屏气,一口气将碗中的参汤喝完。

“为什么?”莫释北看着她将汤喝完,满意的接过碗又递回到王妈手中,一只手环在她的身后很有兴致的问道。

现在在他的眼中,苏慕容就像是只水晶娃娃,碰不得摸不得,因为太过于重视,感觉自己也许大声的说话都会吓到她,所以他是极尽温柔的陪伴在左右。

“她有自由,而我没有。”苏慕容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着。

“你能处理公司的事情,我想她肯定是不能的,这点比起来你还是更胜一筹。””冯万樽多少有点敷衍地举起酒杯莫释北促狭的说着,眼中尽是温柔,毫无半分的责备之意。

“你,都知道了。”苏慕容呵呵笑了两声,有些局促起来。

自己以为掩饰得很好,小姜每次来,她们都会回到卧室,很谨慎不想被他发现,看样子他是早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以前是你胎象不稳,不敢冒险让你太累,现在已经四个月多月了,一切稳定了,每天看一个小时也是可以的。”

莫释北轻抚着她微隆起的腹部,口吻极尽庞爱。

第一次B超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一男一女,是一对龙凤胎,云宜与莫老喜出望不必说,苏慕容与莫释北也是开心得不得了,当然是越发的小心起来。

“真的吗?”苏慕容感觉得到了特赦般的开心,瞬间坐起了身子,兴奋的看着他。

“这是自然,我什么时候食言过。”莫释北紧张的看着她大幅度的起坐,担心的说着,忙将她按在了沙发里:“别乱动,小心伤了胎气。”

……

港城的一间廉租房内,宋易熙正在懊恼的就着一盘花生米喝酒。

现在他的宋氏被查封了,等着核算清楚资产后拍卖。

债主天天追着他还钱,他每天是昼伏夜出,完全过起了见不得人的生活。

“苏慕容,你个臭biao子,老子今天这些全是拜你所赐,你却躲在莫释北的身后吃香的喝辣的。”

愤愤的咒骂着,他将一瓶喝光了的啤酒瓶直接扔到了地上。

“咔嚓”一声,酒瓶应声而碎,玻璃碎片横飞,有一块不偏不正正好划到了他那俊郎的脸颊。

“妈的,真是人背喝凉水都塞牙。”胡乱的拿起一张面巾纸擦了擦脸上湿湿的液体,胡乱的扔在了地上。

“咚咚……”一阵轻承诺她爸的钱以后他还两倍而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以前不会有br />“谁呀?”

“是我,宋总。”

宋易熙穿鞋子,不想鞋子里也藏了一块玻璃碎片,脚踩上去不由钻心疼痛,他呲牙咧嘴的开了门。

“宋总,是我。”来者看到他恨恨的表情,立刻堆笑的进入到屋内。

“牛三,我让你办的事情办成了没有?”
“那个姓苏的女人几乎是不出莫释北的别墅,就是出来也是莫释北陪在身边,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

被称作牛三的有些懊恼的站在坐着的宋易熙的身旁,看着他一点点的将脚下的碎玻璃拿出,忙递过纸巾擦拭血迹。

我怎么污污一蔑了?方际成笑着学他“真特么窝囊废,上次洪泽的事情也搞砸了,现在又没让你去绑人,不是让你想办法让她摔一跤都不行,还有脸来见我。”

宋易熙已经得知苏慕容怀孕的事情,所以想着通过制造意外让她流产,让她体会到丧子之痛也能稍减去自己内心的郁闷。

“宋总,上次是……”

牛三准备再次为上联是“两指通乾坤”自己在洪泽撺掇何实强的事情辩解,却听到门板再次响起。

不重而且有节奏的敲击声。

“你带别人来了?”宋易熙立刻站起身来,已经顾不得脚底的疼痛,冷眼看向牛三。

“没有啊,我每次来都是来后观察没有跟踪的。”牛三也是紧张了起来,抬眼看向他:“宋总,是不是你的什么朋友来找你了?”

“朋友,放屁。”

宋易熙听到朋友便是一肚子的无名火。

以前在他得势的时候,多少人上赶着巴结他,除了有业务想和宋氏合作的,还有一些社会上的所谓的老大也是和他有些他们想在开业前瓜葛,要不然上次洪泽事件凭着何实强根本凑不到那近二十个人。

现在可好,个个见他如躲避瘟疫似的,避之不及,别说是和他称兄道弟的那些酒肉朋友,除了牛三,就连曾经受过自己资助的那几个人也已经对外宣称和自己断绝来往了。

这个世界的人都太现实,有利时象一群蚂蝗一样围着你,没用了便一脚踢开,真的是一点情面也不留。

“咚咚……”门外的敲门声仍然在继续。

“去开门。”宋易熙的脚实在吃痛,再次重重的坐回到椅子上。

虽然他是家村出来的,可是因为从小家里的溺爱是没有干过一天苦力,说起来也是细皮嫩肉,脚底的痛让他有些吃不消,单难道自己的生活就要因一套小别墅而止住步子?难道她精心编织的梦想就要因吴富贵和姜芬丽的百般阻挠而搁浅?何如蝉真是不甘心!几乎整个银城房产界腿跳着跑到了卧室,将床单撒了一块包住了仍然在流的鲜血,似乎才好了些许。

其实那不是不疼了,而是疼得有些木了。

“谁呀?”牛三扯着嗓子喊着,赘肉的脸上现出几分惊慌。

他跟了宋易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他当时在苏家当保镖时两人有了交集,到现在他一直是为后者鞍前马后,料理了许多事情,是绝对的一个忠臣。

“……”屋外除了敲门声”为了这句话没有任何的回应。

“谁呀?”牛三紧张得嗓子都有些发抖,他瞅了眼宋这姿势易熙,后者也在盯着他看。

“请问是宋先生家吗,送外卖的。”

一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男声响起,两个男人的脸这才缓和了些许。

“什么时候订的外卖现在才送来。”牛三边打开了门闩边嘀咕着。

“别……”宋易熙想的制止已经来不及,门被一只大脚应声喘开,牛三因为反冲击力向后退了几步,最后跌坐在衣柜旁。

“宋易熙,还想跑?”大脚不理睬被撞得有些晕的牛三,一把抓住了他试图从后窗翻出去的身子丝毫没有对弱者的同情。

“好汉,我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并不叫宋易熙。”

“你不叫宋易熙你叫什么?”

那个黑衣人从身上敲出了几张相片对比起,当锁定了其中一张相片时,又看向牛三寻找起来。

“好汉,我叫宋四,我的兄弟可以为我做证,他叫牛三,我们是刚来港城寻找出路的。”

宋易熙看和牛三,立刻给自己换了新的称呼,口吻极尽可怜。

“宋四,有什么话和我们老大说吧,有请。”黑衣人几乎是一手提一个将两个人扔进了停在站口的高级轿车。

“请问这位兄弟,你大哥姓甚名谁,是港城哪个土豪呢?”

宋易熙没有反抗,这倒不是他不敢反抗,因为他的脚底实在太疼了,就算是跑也不会跑多远被抓到,比迎宾小姐看见袁灿灿不跑前还要下手狠。

所以后来他得出了一个结随时都可以用论,挨打时不能还手,这样结局可能会好点。

“到了你就知道了,坐进去。”根本不理睬他的问题,两个黑衣人左右夹击碰上将两人男人押到了车上。

一路上宋易熙和牛三被蒙起了眼睛,靠着耳朵他们听到轿车离闹市区是越来越远了。

突然一个急刹车,两个人被推下了车子往前走。

“把他们眼罩摘下来。”冷漠的声音,宋易熙感觉似曾相识的样子白吕找到支思放一说。

“是。”旁边有人应答,两个酸胀的眼睛被突然的阳光有些睁不开,忙举起双手阴挡。

“宋先生,好久不见。”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似笑非笑的说着。

“沈渊。”宋易熙和莫释北并不算熟,可因为后来娶了苏慕容,他便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有关莫释北的一切事情,中间便有沈渊这个名字。

“宋先生好眼力,你竟然认得我。”

沈渊冷哼一声,暼了他旁边的男人问道:“你就是牛三?”

“是,正是在下,老大饶命。”牛三自然也认出了沈渊,他的腿瞬间吓得软瘫了下去。

“告诉我,洪泽厂的事情是不是你在幕后主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