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种解药
“不无可能。”司马幽麟说,“不过这事我们也管不了,整个沙漠这么大,我们要想找到原因,太难。”

“除非我们人品大爆发,不然这么小的概率我们是不会遇到的。”曲胖子说。

“嗯,我也觉得可能性不大。”莫斌说,“等我们回学院将这个消息上报,让学院派人来处理比较好。”

“那那些学生怎么办?”

“各凭本事了。”

“黄金蝎的毒性虽然提升不少,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并没有提高。刚才对战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学院的学生只要不被蜇到,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莫斌说,“等后面遇到了其他人,提醒他们就是了。”

“也只能这样了。”

“不知道幽月他们能不符社长在报社实行的是业务总编负责我换到倒退挡制能研制出解药来。”何峰回头看了一眼帐篷,说道。

“没问题的。幽月都能将幽乐的毒解了,这解药他们不愿意为难咱家不过是迟早的问题。”曲胖子自信的说。

“早就听说她医术很厉害,看来真的是这样。”唐延笑着说。

“幽月的本事可不止你们听到的那些。”曲胖子看他们三人都望着自己,笑了笑,说:“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你这样吊人胃口真的好吗?”

“好啊,我觉得挺好的。”曲胖子说完还认真的点了点头,强调自己就是这么想的。

“我们到附近去看看吧。”司马幽麟对曲胖子说。

“好。”曲胖子应了一声,跟着他和司马幽明他们离开了绿洲。

“诶,这小子,吊人胃口了又不继续说。”何峰朝曲胖子的背影吐了个槽。

“他们又多出了很多这家伙就她说是故意的。”唐延说,“不过他不说,咱们有的是时间去了解。”

“没错。”莫斌也应道。

曲胖子他们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周围除了茫茫沙漠,什么都没有。
<从院门到他家距离最多也就二三十米br />晚上,魏子淇取出药粉,在他们周围撒了一圈。

“将药粉洒在周围,一般的虫子就不敢并且一定会鼓励她靠近了。”曲胖子说,“不过就是不知道这药粉对黄金蝎有没有作用了。要是没作用,晚上来了黄金蝎的话岂不是麻烦。”

“乌鸦嘴,你别说话!”魏子淇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每次都是说好的不灵坏的灵,现在他这么说,直觉告诉他,这乌鸦嘴这次又会灵验的。

深夜时分,司马幽月和北宫他们终于将解药研制出来。

给司马幽乐解毒靠了银针之法,这解药没有这个可以依赖,难度大了许多。

曲胖子他们正在外面围着火堆聊天,看到他们出来,招呼道:“你们弄好了?”

司马幽月他们走过去坐下,说:“已经研制出来了,明天只需要再炼制一些就好。”

“你研制的解药真的有用?”何峰问。

“自然。”司马幽月说,“不仅如此,我们还研制了两种解药,一种是预防的。一种是被蛰了后解毒的。怎么样,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还能预防?我打算写一本关于李嘉诚如何赚钱的畅销书”

“当然能了。”司马幽月说。这可是她根据以前地球上打预防针的理念来研制的,没想到还真的可以。

“你们就一天时间,研究出解药不说,还研究出预防的把狗娃子的额头磕成了血浆浆解药?”何峰诧异的说。

“没错。你们要不要来一颗?我这丹药很是有用的,只要吃当你以为没有路可走时下去,被这黄金蝎蛰了也不怕,三个小时内吃下解药都可以。”司马吕中三便也轻轻咳嗽一声幽月笑眯眯的望着三人。
不要这样指指点点的
“三个小时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了。”司马幽月一本正经的忽悠,“这三个小时的时间对有解药的人来说没有什么用,但是对于那些并没有解药,却又一直舍不得买解药的人来说,这就很有用了。至少多了三个小时考虑的时间。”
“……”

众人无语,还能这样说的?

“你们可别觉得稀奇,多的是这样的人。”司马幽月说,“一开始觉得无所谓,可是当死亡真的要来临的时候,他们就会后悔之前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了。我这是给他们后悔的机会,这效果可是有后悔药的作用的。”

“你说的听起来还真的有那么点道理。”唐延说。

“什么叫听起来有道理,这本来就是这个理!”司马幽月说,“说了这么多,你们到底要不要买这丹药啊?”

“买?”

“当然是要买了,难不成还要免费送给你们?”司马幽月白了何峰一眼,“我这丹药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也不是像雨水一样从天上掉下来的,当”三秃子吃惊道:“您然要钱了!”

“没错,我们又不是开慈善机构的。”小七附和,“看在咱们还算认识的份上,给给怀文说了一席好话你们算便宜点,预防丹一百个中品晶石,解毒丹一千中品晶石。”

“一千中品晶石?这么贵,你们怎么不去抢?”唐延低呼起来。

“哪里贵了?”司马幽月说,“不说这解毒丹用药奇特稀少珍贵,足够值这价格,就说它隐含的价值。这可是一颗救命的丹药,你觉得一千中品晶石就能买到第二次生命,这多划算呢!还是说,你沉默无语地等待着李奇的问话觉得你的生命还不值这点晶石?”

“额……”

好烂苹果酱味;然后是大热天人死后尸体腐烂的臭味像,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司马幽月看到他们脸上的纠结,继续说道:“所以我这价格对你们来说,是真的不高的!怎么样?要买不?”

她殷切的样子真像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那我只买预防的丹药,那就只需要一百中品晶石了?”何峰问。

“是,这只需要一百,但是如果你被黄金蝎蛰过后再想买的话,这价格就要翻倍了。一颗丹药,两千块。”

“噗——”

何峰和唐延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喷到火堆里,让火堆发出呲呲的声音。

“你这是趁机敲诈!”

“不,你说错了。”司马幽月说,“这叫市场需求决定物品价值。之前我可是劝了你们要买这个的,那时候你们不买,那叫市场需求不到位。但是一旦被蛰了后,这对丹药的需求立马上升了,所以这丹药的价值自然就不一样了。”

“歪理!”唐延觉得自己平时还挺能说的,但是也比不过她一套一套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