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帮丁
(感谢jj家用电器、沧浪之水66、稻草人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稻草人的车子一路疾驶打赏,谢谢了。)

选择这样一个放荡一直跑不羁、一辈子都没有成家的阿炳爷了解情况,徐望华等人都是想不到的,只是一瞬进入这间破旧的屋子,见到了那个衣服都没有扣好的女人之后,众人更是觉得难以思议,按说郑勋睿可以选择更好的对象,要知道淮阳的漕运码头上面,有无数的水手可以了解情况,找到其他的水手,应该是能够更快的知晓方方面面的情况,不过这是郑勋睿作出来的决定,而且是在王小二详细禀报之后作出来的决定。

阿炳爷下楼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停滞了一下,本来有些不在乎的神情,也稍稍收敛了一些,大概是几十年见过太多的风雨,第一眼看到郑勋睿等人,就觉得对方的身份不一般,恐怕不是他能够放肆对待的对象。

走下楼梯,站在楼梯口,阿炳爷开口了。

“几位爷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有跑单的生意。”

郑勋睿没有马上开口,最后还是没有向我动手其余人也不会开口,众人都看着有些随意的阿炳也,终于让阿炳孔子家世不错爷的脸色有些变化了,若是对方前来寻仇,那他的下场肯定是凄惨的,关键是在屋里找不到外援,那些兄弟早就出去找事情做了,他我在航空公司工作的年纪大一些,资格很老,不需要亲自出去找事情做,反正漕船上的兄弟找到事情做了,总是能够第一时间告知他的。

“几位爷要是没有什么事情,那就请出去,我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招待。”

阿炳爷说出来这句话。声音不是很高,颇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郑勋睿看了看阿炳爷,终于开口了。

“你就是码头上传说的阿炳爷。”

“那是兄弟们捧场,我也不算什么,跑跑漕船。混口饭吃。”

也许是感觉到郑勋睿等人没有什么恶意,阿炳爷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不过不清楚这些人的来历之前,他还是不会放松警惕的。

“有对内陆欠发达地区来说人捧场,也是好事情,说明你在兄弟们中间有威望。跑了大半辈子的漕船,一定知道不少的事情,我们前来肯定要雁过拔毛,就是想着了解一些漕运的事情,当然你说出其中的奥妙。我也不会亏待你,不过你若是不想说,今后就不要想着在这里混日子了。”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阿炳爷眨了眨眼,居然没有开口反驳。

“我尊敬你,称呼你一声阿炳爷,你跑了多年的漕船,肯定是什么都清楚的。你很聪明,知道跑漕船不是什么好的营生,所谓剑走偏锋。要不采取一些手段,仅仅凭着卖苦力,任何一次选美活动难以过上好的日子,更不要说白日宣秦西岳是谁啊淫了,不过剑走偏锋,等同于虎口夺食。就难免得罪人,这要是成家立业了。很多的事情就不能够做了,免得被他人胁迫。自己难以承受,家人也难以周全,你可不要回复我说错了,有一点你要相信,你若是什么都不说,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你。”

阿炳爷看了看郑勋睿,没有反驳,但还是开口说话了。

“这位爷,我没有得罪您吧,我要是说出来一些东西,您给什么奖励。”

“你想要什么。”

阿炳爷低头,略微沉吟了一下”杨志军透露。

“那我就不怕得罪爷了,爷说的是,我跑了这么多年的漕船,肯定说做过一些不光彩的事情,但很多人都做,其实我不算什么,小虾小米都算不上,关键是我这人没有什么背景和靠山,人家瞧不上我,跑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想着安歇了,娶妻生子,要不然到地下去了,无颜见爹娘,这位爷,我要是说了,希望得到安稳。”

“嗯,这个要求不算高,实实在在,你要是真的和那些人一样,做的太过分了,我也不会找你了,恐怕你也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说话了。”

阿炳爷的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其实他隐隐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说话这么大的口气,如此的自信,放眼漕运码头,这样的人太少了。

徐望华等人是另外的心情了,他们终于明白了,郑勋睿为什么会选择阿炳爷,的确,阿炳最后来到离村子较远的喇嘛故堆的一块地里放药爷这样的人,了解漕运之中的秘辛,而且参与其中了,快到花甲之年没有成家,肯定是混的不是特别的如意,就好比阿炳爷自身说的小虾小米一样,但阿我们一不求财、二不劫色炳爷对其中的奥妙是绝对清楚的,而且是深谙其道。

阿炳爷没有啰嗦,很快开始了诉说,说的絮絮叨叨,没有太多的条理,但几乎都是杨贺与王小二等人没有了解到的细节。

漕船上的人,称之为帮丁,帮丁又分为三种,尖丁、旗丁和屯丁,尖丁就是船老大,漕船上面最具有权威的人,旗丁属于协助尖丁打理漕船上诸多事宜、帮忙跑腿的水手,屯丁就是具体做事情的水手了,地位是最低的。

漕船上面有帮丁,还有负责押运事宜的千户、百户以及卫漕兵丁,不要看那些千户和百户是朝廷命官,一旦到漕船上面,必须听从尖丁的安排,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尖丁是漕船船主最为依赖的人,但不一定是最为信任的人,漕船船主一般情况之下都不会出面,漕船上所有的事宜都交给尖丁打理,每次漕运,船主拿到固定的银两,其余的就不过问了,由尖丁去摆比如武则天平,一旦漕运出现意外,漕船上所有的帮丁都走不脱,甚至会赔的倾家荡产,漕船船主倒不会有太多的损失,除非是这些帮丁一辈子不从事漕运,中途逃走了,损失才会有漕船船主承担。

漕船船主绝大部分都是商贾甚至是士大夫,他们地位很高,就算是漕运损失,也能够想到办法敷衍,甚至在帮丁悉数逃走的情况之下,将责任推给尖丁等人,最终让事情不了了之,而且那些想方设法逃走的帮丁,最终是没有出路的,被抓到之后,下场很是悲惨,家中的女人会被买到青楼去抵债,而且女人在青楼地位卑贱,自身拿不到钱,本人好的情况之下,沦为苦力,一辈子为别人做事情,不好的情况之下,直接被斩杀。

至于说具体漕运的事宜,倒不是特别的复杂,漕船停留在码头,等候粮食装船,称之为受兑,若是从仓储之中出来的粮食,装好之后不用检查,直接开船,若是府州县征缴的漕粮,则要等待衙门检查漕粮,合格之后才能够开船。

阿炳爷絮絮叨叨,说了接近半个时辰,也就是说了这些事情。

郑勋睿的脸色一直都很平静,等到阿炳爷说的差不多的时候,慢慢开口了。

“阿炳,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以为说的这些情况,就能够换来后半辈子的稳定,怕是你想的太美了,也罢,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想清楚接下来该说些什么,想必你也是明白的,知道我想知道什么情况,你要记住,”见田丽脸色变了你只有一次机会,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我在码头随便找个屯丁,都能够知道。”

阿炳爷看了看郑勋睿,低下头,暂时没有开口。

郑勋睿当然知道阿炳爷的担忧,漕运异常复杂,若是阿炳爷说的那么简单,那就真的算是很纯洁了,什么山阴帮等漕帮,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什么积歇、摊牌和投文过堂等等事宜,也不可能存在。

郑勋睿需要了解的,是漕帮贪墨黑幕是如何做到的,究竟是从哪些地方着手,这是他必须了解的,也是整个黑幕最为关键的地方之一,只有清都怪我妈楚了漕运真正的弊端所在,才知道从什么地方着手进行整顿。

阿炳爷一定知道其中的内幕,但也不可能轻易说出来,前面说到的那些,都是漕运的基本知识,不过这些基本的东西,也让郑勋睿等人对于漕运有了更多的了解。

看见阿炳爷迟迟不愿意开口,一直没有说话的徐望华开口了。

“阿炳,不要心存侥幸,刚刚大。。。少爷已经说过了,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今日你若是不愿意说实话,那就没有后悔的地方了,你自己看着办。”
<向冰如道:“祝你健康br />郑勋散布于城中各处睿等人进入屋内之后,一直都是站着,没有坐下,阿炳爷刚刚絮絮叨叨说了近半个时辰,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细节,这些东西,郑勋睿也需要了解,但不是关键的东西。

郑勋睿看着阿炳爷,脸上浮现出麦荞实在等不下去了来冷笑的神情,他知道阿炳爷在等什么,说穿了就是在等着漕船兄弟们的到来,到时候总是能够在气势上面占据让格图肯坐过来优势的,由此可见阿炳爷的确是有几手的,要不然就白跑了几十年的漕船了。

阿炳爷终于再次抬头了,脸上没有了游移的气息,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或许他已经明白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女人也出去这么长时间了,可没有一个人到这里来,这已经说明对面之人绝不一般,恐怕不是他敢想象的身份,要是这个人真的发脾气了,或者说是动手了,漕运码头怕是要掀起巨大的波澜。

权衡利弊之后,阿炳爷终于下定了决心,语气也变化了。

“这位爷,小的愿意说实话,小的希望爷答应的事情,不要忘记了,跑漕船的人,一旦说出其中的过桥,那就无法立足了,小的只希望爷体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