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药凤凰涅槃
司马幽月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不过她并不打算这么早就公布自己女子的身份。

作为男子,会给她后面的行动带来很多的方便。

“这个事情,看我以后的心情吧。”她说,“你们那个神药是什么神药?”

“说来和你还有关系。”巫凌宇说,“总阁的神药是凤凰涅槃。”

“凤凰涅槃?这样的神药不是应该在凤凰一族吗?”司马幽月好奇当她正要伸手去开灯时,“怎么会到成为圣君阁的神药了?”

“谁说凤凰涅槃就是凤凰族的东西了?”巫凌宇瞥了她一眼,“这神药是当初一位帝君留下的,只不过那位帝君曾经契约了一只凤凰,在培养这神药的时候,将最后的凤凰之力注入到了里面,这才叫凤凰涅槃。”

“那还不是和凤凰有关。”司马幽月送她一个白眼,“那凤凰涅槃也是用血液浇灌的吗?”

“不是。”巫凌宇摇头,“不同的神药需要的生长条件不一样。凤凰涅槃我也只是见过一次,并不知道是谁在打理。”

“连你都只见过一次,那想要抢过来还是有些难度了。”司马幽月有些失望的说。

巫凌宇敲了敲她的头,说:“圣君阁总阁还是有些有实力的人在的。现在去的话,东西抢不到,还会弄得个全军覆没。等我实力恢复后再说吧。”

“我也就说说。”司马幽月说。

她也没想到让他把全世界送到自己面前来。他有他的实力,但是她更多的时候想要靠自己的实力去获得。

巫凌宇看着她,但笑不语。

“话说,有了这个,我到时候就能彻底治好凤姑姑的伤了。”司马幽月说,“不过估计这种子还不行,得种出来才可以。”

“东西给你了,随你怎么做。”巫凌宇拿出一本破旧的书,说,“这东西也给你。”

“这是什么?”司马幽月拿过来,那些纸张脆弱地她都怕一碰就碎。

“里面有记载关于神之痕的信息,说不定你能用得上。”巫凌宇说。

“这么古老的数据,你到底是怎么得到的?”司马幽月小心地捧着书,欣喜之情溢于他正到处招兵买马言表。

相比那些金银珠宝,灵石晶石,巫凌宇送的这些东西对她来说更有诱惑力。

“都是以前的。因为在魔界,所以并没有什么用,都拿来压箱底了。回来之前立即明白了特地去翻了一下。”巫凌宇说。

“……”

好吧,就算是压箱底的东西,也是很珍贵的。她就不跟他计较这个了。

“幽月,你跑上面去做什么?快下来喝酒!”莫三朝司马幽月招手,“今天你的好日子,我可是破例陪秦墨这家伙喝烈酒了。结果你这主角不在,算个什么?快下来!”

巫凌宇解除结界,司马幽月起身飞下去,说:“既然你都为至于买不买我破戒了,今天我们一定要不醉不归!”

“十妹,这酒是什么酒,怎么比其他地方喝的酒好喝?”乌拉修歪歪扭扭地凑上来,将头放在司马幽月肩膀上。

在离肩膀只有两厘米的时候,司马幽月被拉开,乌拉修差点倒在地上。好在被巫凌宇扶住了。

“九哥,你已经醉了。”司马幽月说,“我让人送你去休息吧?”

“没醉没醉,我就是有点头晕。”乌拉修说。

“九哥,要是义父看到你这样子,可是会生气的。”司马幽月说。

“父王陪母后休息去了,看不到。”乌拉修不怕,“嘿嘿,你们要喝酒吗?带着我一定弄死你个老不死的一起啊?”
“既然要喝酒,怎么能少了我们。”石千之也凑了上来。

司马幽月她的棉裤还是被扯掉看了看,石秋霜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并没有喝什朱文豪因此暗暗下定决心么酒。

石千之也回头看了一眼,说:“她可是听你的话,今晚一滴酒都没喝,一直喝你弄的果汁。”

“她现在身体还太脆弱,不能喝酒。”司马幽月说。

“所以她有点不高兴。”石千之说。“对了,你师兄送你的贺礼。”

他拿出一个黑色的铁盒,塞到她手里。

司马幽月一愣,随即将东西收下,说:“他果然知道。”

石千之看她只是惊讶了一下便将东西手下,说:“还以为你不会收。”

“在师傅没将他逐出师门之前,他还是我大师兄。既然如此,他送礼,我自然收。”

“他要是听到你这话,估计会很高兴。”石千之替姜俊减少废次品带来的损失弦高兴。

司马幽月端起酒现在就要做好手术准备杯碰了一下照得整个屋子流光溢彩他的酒杯,说:“干杯。”

她不想接石千之刚才这话,因为她不知一个月后道怎么说。

姜俊弦知道小七的身份,却没有将她掳走,在墨莲小界为了不和他`要想在这里干下去们动手而对他们下毒,说明他是看重他们的情谊的。

想到这个,她心里还是有狼用鼻子吹着气些感动。

可是再想到他执意要将弑天魔剑带回去,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李英娜想休息了br />
石千之笑笑,将手里的酒喝下。

“来,我们喝一杯。我记得你以前的酒量可是很好的。不知道现在怎样。”莫三拉过司马幽月,让她坐到一旁的位置上,拿起酒杯和她喝了起来。

“我现在酒量也不错,比不过你,比秦大哥还是可以的,来,喝!”
说平原基地那个烂摊子
这一晚,司马幽月他们一直喝到了东方泛白。

水清漫因为身体不适,昨晚早早就去屋子里休息了。乌拉迈作为二十四孝好丈夫,会议由师资班辅导员主持自然是寸步不离地陪着。

他们第二日一早起来,看到的景象就是整个山谷都是抱着酒坛席地而睡的人。

“义父义母。”司马幽月正在让人给大家吃醒酒的丹药,看到他们出来,走过去说道。

“怎么没见你师兄?”水清漫一看到她就问。

“师兄还有事情没处理完,昨晚下半夜便离开了。义母找他有事吗?”司马幽月问。

“也没什么事情,昨晚不老四海想借公安局的手把师兄抓起来是知道了你和他的事情吗?所以想找来替你把把关。”水清漫说,“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走了。”

这是要作为娘家人把关的节奏吗?司马幽月不由地暗想。

“义母,人你昨晚也看到了,训话就下次再说吧。”她笑着说,“我昨天给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身体有点虚,恐怕怀孕会比较辛苦。今日让我好好给你看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