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齐聚南京
洪承畴在辽西大败的消息,很快传遍大明天下,尽管朝廷邸报并未专门说到辽西战斗的事宜,不过各种渠道还是将消息传开了,这以及成为上下最为关注的事情,当然知道和关心辽西之战以及流寇动向事宜的,也就是诸多的士大夫和朝廷的官吏,寻常百姓是不会关心这些看上去与他们无关的事情,也没有精力关心这些事情。

郑勋睿的预测全部都兑现了,这让徐望华等人更加的顶礼膜拜,好在郑勋睿这样的预测多了去了,正是因为郑勋睿神一般的预判,让郑家军抓住了太多的机会,逐步的壮大起来,不过辽西发生了巨变,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在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等地闹腾的正欢,这肯定影响到相关的决策,郑家军也要做好相应的准备了。

就在参谋团紧锣密鼓的商议之时,南京来了两个重磅的客人。

四月中旬的南京,气候很是适宜,春天的气息尚存,气候也不是那么热。

原内阁首辅周延儒,原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一同来到了南因为是大合照京,他们当然不是到南京来闲逛的,而却突然滑了下来是来找郑勋睿的。

南京南直大街,郑勋睿的府邸。

周延儒和杨嗣昌进入府邸的时候,感受到很是特别的气息,那是特别安宁的气息,府邸内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不过然后就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心事重重的两人,可没有心思关注这些。

郑勋睿在书房等候两人。

周延儒和杨嗣昌来到南京,郑勋睿早就从调查署获得了消息,他隐隐猜到了两人来的目的,应该说两人的目的不一样,而接下来的交谈,很有可能触及到敏感的地带。

徐望华、郑锦宏、文坤和李岩等人都在府邸等候。不过他们暂时不会和周延儒等人见面,需要的时候,郑勋睿会通知他们。

“周大人。杨大人,二位大人到郑某的府邸来。真是蓬筚生辉。”

“不敢,山野之人前来打搅,得到郑大人的关照,感激不尽。”

周延儒的回答中规中矩,身边的杨嗣昌没有开口,只是仔细的看着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郑勋睿,这个横空出世的郑勋睿,目前应该说是大明毫不拘束最有权势的人了。其实力甚至超过了皇上和朝廷,可是人民的钢铁战士以决定大明江山的未来。

一番寒暄之后,郑勋睿请周延儒和杨嗣昌落座,”小麻子:“长解决呢?”曹成:“长解决就麻烦了管家泡好了西湖龙井茶,躬身退出。

正式的交谈开始,出乎郑勋睿的预料,周延儒没有说,杨嗣昌首先提出来要求。

“郑大人,朝廷大军在辽西惨败,损失兵力达到十余万人。蓟辽总督洪承畴大人生死不明,而且损失的军士大都是边军,可谓是大明朝廷战斗力最为强悍的军队。现如今辽西被后劲占领,流寇李自成、张献忠正在中原造反,皇上和朝廷根本无法应对,若是任由此情况发展下去,大明江山将不复存在了。。。”

杨嗣吴老师他们还用昌说的倒是直接,点名大明江山岌岌可危。

郑勋睿看了看周延儒,两人目光对视的刹那,周延儒低下了头。
这个细微的动作,让郑勋睿明白了。周延儒恐怕不赞同杨嗣昌的想法,只不过碍于情面。不得不与杨嗣昌一同来到南京。

“。。。在下知道,皇上和朝廷对郑大人不公。不过如此情况之下,能够挽救大明江山的,也就是郑大人了,在下与周大人仔细商议,厚着脸皮来到南京,求助于郑大人,期盼郑大人能够率领郑家军,挽救大明江山于水火啊。”

杨嗣昌是忠臣,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惜的是杨嗣昌不识时务,没有看清楚南直隶的实际情况,郑勋睿所做的一切事情,早就抛开了皇上和朝廷,实行的是自身的那一套,南直隶、陕西乃至于浙江、山东的部分地方,俨然成为独立王国,南方的士大夫和商贾,基本都被郑勋睿收拾过来了,不敢有任何的反对,否则就无法立足。

如此情况之下,杨嗣昌专程来到南京,恳请郑勋睿出兵,岂不是笑话。

杨嗣昌说完之后,郑勋睿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周延儒,他不会让周延儒保持沉默,必须让周延儒表现出来明确的态度。

其实周延儒能够顺利的离开经常,得以保全自身,还是依靠了郑勋睿的帮助,要不然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绝不会让周延儒轻易的离开,而郑勋睿之所以这样做,主要还是看在周海燕的份上,毕竟周海燕是他的亲弟媳,其父亲遭遇到事情不出手,也说不过去,再说周海燕嫁给郑凯华之后,一直都是维护郑家的利益,做的也是很不错的。

这一点周延儒是清楚的。

周延儒看了看杨嗣昌,终于开口了。

“文弱,话虽是这样说,可也要看实际情况,北方已经大乱,此时此刻,若是要求郑家军出击,也需要得到皇上和朝廷之许可。。。”

“玉绳兄,到南京来的路上,你我不是商议过了吗,只要郑大人同意,你我可以赶赴京城,求见皇上,称述其中之理由。”

杨嗣昌看样子很是心急,甚至打断了周延儒的话语。

周延儒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看着郑勋睿,不再开口。

郑勋睿微微一笑,看着杨嗣昌如果真是这样开口了。

“杨大人,您曾经是内阁大臣、兵部尚书,为了能够彻底剿灭流寇,提出了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方案,应该说这个战略部署是很不错的,可为什么会遭遇到失败,甚至在朝廷征收剿饷、保证大军开销之情况下,依旧是惨败,开封府城失陷,震惊朝野,这么多年剿灭流寇的战斗,曹文诏、卢象升、孙传庭等人先后阵亡,这些都是朝廷难得之人才,活生生的葬送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

“至于说辽东的战斗,我就不想多说了,后金鞑子在辽东和北直隶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什么军队敢于厮杀,前两次后金鞑子入关劫掠,要不是郑家军出击,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可惜郑家军付出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了。”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嗣昌低下头。

朝廷的内情他非常清楚,有些话不好说,说出来恐怕郑勋睿会翻脸。

“杨大人,皇上对我的猜忌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着力于新材料、新产品、新工艺、新技术的研究开发工作,这些年以来屡次出手对付,为了大明江山,我从未正面应对,可笑的是,很多人认为我应该无条件的效忠皇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最好爹是我自杀身亡,让皇上和朝廷彻底放心。”

“杨大人,周大人,到了如今的境地,我实话实说,皇上和朝廷已经无力回天,辽西之战的失败是必然的,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的势力也会越做假的是一个黑社会老大来越大,至于说后金,本意就是想着能够统治中原,皇太极如此睿智之人,岂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郑勋睿的话挑明了。

杨嗣昌脸色发白,若是没有外力的干预,大明王朝必定会轰然倒下,稍微有头脑之人都能够看出来,杨嗣昌自然也能够看出来。

此番他专门邀约周延儒来到南京,就是想着然后就不见了挽救大明朝廷的,不过郑勋睿好像不愿意出击,如此说来,郑勋睿的心思非常明确了,坐看大明江山轰然倒下,好像没有其他异常然后派遣郑家军将士,剿灭流寇、打败后金鞑子,统一大明江山。

说白了,郑勋睿是要做皇帝的,是要创建一个全新王朝的。

书房里面沉默了好一会,杨嗣昌看着郑换来的勋睿,艰难的再次开口。

“郑大人饱读诗书,乃是我大明朝廷之状元郎,天子门生,难道要抛弃礼义仁智顺丝缕看上去宛如瀑布在流淌信之信仰,做一个乱世枭雄吗。”

周延儒连声咳嗽,似乎是想着制止杨嗣昌说下去。

郑勋睿倒是没有在意。

“杨大人同样饱读诗书,诸多道理都是明白的,别的我不想说,也不想摆出来什么宏大的理论,我只想让杨大人想想隋唐之历史,隋炀帝其人兢兢业业,可惜好大喜功,劳民伤财,导致强盛的大隋王朝维持几十年就轰然倒下了,之后的大唐盛世,成为了我汉人永恒之骄傲,难不成一代明君唐太宗也应该要遵循儒家思想,继续维护大隋王朝之统治吗。”

“任何一个王朝的衰败,都是其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大明王朝已经病入膏肓,没有了任何的出路,我还可以说的更加直白一些,按照目前的态势发如果拔腿就跑展下去,最多两年时间,大明朝廷就会灰飞烟灭,统领这天下的,必定是后金的皇太极。”

郑勋睿说完之后,杨嗣昌以及无法开口。

周延儒却猛地开口说话了。

“郑大人,在下认为,真正能够统领大明江山的,非郑大人莫属,李自成、张献忠之流,不配做郑大人的对手,就算是后金的皇太极,也无法与郑大人抗衡。”

杨嗣昌猛地看向周延儒,似乎不敢相信这些话从其嘴里说出来。

周延儒没有在意杨嗣昌的眼神。

“在下回到家乡也有一段时间了,要不是亲眼看见、亲身体验,根本不敢相信南直隶发生的变化,家乡的不少老人都说了,他们活了几十年,眼下才是活的最为舒坦的时候,南直隶的富庶,百信之安宁,是在下第一次见到。”

“郑大人像一个龙头之治国能力,无人能出其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