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获得芳心
而此时,宋易熙虽然身形笔直地站在原地,但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刚刚还嚣张的气焰,此时似乎也矮了大半截,李芸欣有些不满地看了宋易熙一眼,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站出来出头的么。

宋易熙却是假装没有看见,看了莫释北一眼后,就说道;“芸欣,我们走吧。”
“站住!”

身后,却是再次传来宋易熙不急不慢地声音。

宋易熙步伐一顿,微微蹙眉,却是没有转身,却听旁边的李芸欣笑着问道:“莫总,还有什么事情?”

莫释北却是看都没有看李芸欣一眼,而是冷冷地说道:“我希望宋总也能好自为之,能傍上大树就好好傍着,放过其他人。”

宋易熙背影一僵,转过身,脸上的笑容也有些不自然了,他呵呵笑了一声,讽刺地说道:“我也有句话要提醒一下莫总,有些聪明的人,往往会被自己的自负所耽误,那看似有多么深情的表现下,说不定还是包藏祸心。”
说完,宋易熙顺便扫了苏慕容一眼,见后者表情一怔,宋易熙脸上的表情也愈发明朗起来。

莫释北脸上表情一句淡淡,仿佛压根不知道宋易熙在说什么,只是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再来管别人吧。”

说完,莫释北直接走进服装店,看苏慕容还坐在那里,眼里的冷冽也稍稍缓和下来。

“易熙,我们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李允熹气呼呼地说道。

苏慕容脸色却是有些发白,宋易熙那句不甘示弱的话语,却是戳中了苏慕容的心口子,让她的心跟着颤抖了一下。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莫释北弯下腰,拉起了苏慕容的手,一脸关切地问道。

苏慕容连忙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把刚才的衣服都包起来,我们回家。”莫释北一脸柔情地说道。
苏慕容点了点头,在小姜和莫释北的同时搀扶下,这才起身,忽然间肚子传来一阵刺痛,苏慕容不因此由地皱起了眉头。

“苏总,你怎么了?”小姜的情绪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苏慕容摆了摆手,却是不敢再往前走了,她一脸痛苦地说道:“我肚子好痛。”

“你坚持一下,我们去医院。”

莫释北一听,脸色也顿时严肃起来,二话不说就直接抱起了苏慕容,大步往外面冲了出去。
<让别人穿衣br />小姜还在后面收拾着东西,眼里也是一片交集,等小姜冲出去的时候,莫释北已经开车和苏慕容离开了。

等到了医院,莫释北抱着苏慕容,砰的一声就直接撞开了医院的门,一脸冷酷地叫道:“医生,快过来看一下啊,她肚子疼,到底是怎么了。&quot;

医生被吓了一跳,刚要发作,可一看莫释北那凶神恶煞的表情,也只能咽了咽口水,将话全都咽了回去。

医生一看是孕妇,也不敢耽误,连忙起身对莫释北说道:“先把孕妇平放在床上,我来检查一下。”

此时苏慕容额头上微微沁汗,有些抱歉地对医生说道:“我没事,只是肚子有些疼。”

“你先别说话,我检查。”医生戴上口罩,一脸严肃地说道。

苏慕容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医生一脸平静地说道:“这头三个月本来就是危险期,要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引起注意。”

“医生,她到底是怎么了?”莫释北的心还提着,拳头一直紧紧握着,冰冷的脸上也难得出现了焦急的神情。

“没事,只是动了胎气,头三个月,你们一定要注意,不能操劳,别干重活,尤其是情人们也像生机盎然的春天一样绪一定要平和,不能大喜大悲,今天是没有见红,下次一定要注意了。”医生不厌其烦地重复着怀孕注意事项。

苏慕容认真地记着,心里也有些后悔,明明都知道自己怀孕了,居然还那么生气,幸好没有出事。

莫释北也是一脸严肃地在旁边听着,而后又带着几分警告地看了苏慕容一眼,似乎提醒她长点心眼。

回去的路上,苏慕容一直沉默着,莫释北心里也有气,就说道:“以后碰到这样的情况,直接当做是狗了,生什么气。”

“我就是气不过,你当时不在,你都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有多么难听。”苏慕容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怎么,比我说的话还要难听?”莫释北一本正经地开着玩笑。

苏慕容一听,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嘴巴也挺厉害的。”一想到刚才莫释北的羞辱,她就觉得有些解气。

“那李芸欣也就是看你一个孕妇,才那么张狂,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叫我。”莫释北叮嘱道。

苏慕容点了点头,想起莫释北对自己的关心,她去我的牙膏厂的心里还是暖暖的。

“你说,李芸欣怎么就喜欢上那样的男人了,我看那样子,好像还是倒贴。”气消之后,苏慕容再想起这事儿,就觉得省委是支持的有些唏嘘。

“总有瞎了眼的。”莫释北总是能够一针见血。

苏慕容却是一阵汗颜,想着之前,苏安然不也是瞎了眼,好在现在总算是走了出来,她也能够松了一口气。而你毫不客气地从地上捡了起来

“沈渊和安然怎么样了,要是真的可以,我还挺喜欢他李莉得到您可以讲叙您的回忆所以非常希望林若楠给她再添“一根稻草”卫前的青睐们在一起的。”苏慕容开着玩笑说道。

“沈渊那嘴巴口风比我还严实,他不说我们谁也不知道。”莫释北说的倒是大实话,苏慕容听罢,也不由地点了点头,顺便还加了一句话,说道:“恩,就和你一样。”

另一边,李芸欣走出商场之后一双嘴唇哆嗦不休,显然还是有些生气,有些不满地说道:“易熙,刚刚那个莫释北都这样说你了,你怎么还不生气。”

怎么能不生气,当时宋易熙得到拳头都握的有些发酸了,只不过是一直强忍着。

“好了,别气了,这种口舌之中,就算争赢了又如何,大家实力都是做出来的,而不是靠耍嘴皮子。”宋易熙故意装作大度的样子,淡淡地说道。

没来由的,李芸欣的气就忽然消失了,转而一脸崇拜地望着宋易熙,佩服地说道:“易熙,我就喜欢你这份气度,也是,你刚刚要是真的和莫释北打起来了,估计我也要生气了。”

宋易熙的一手揽过了李并为刚才的动心感到了几分惭愧芸欣的肩膀,惹得李芸欣脸色一红,倒也没有拒绝,心里反而扑通直跳。

宋易熙总是能够很轻易地掌握对方的情绪,此时他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心里却是胸有成竹。

他现在还不能和莫释北正面交锋,但不代表永远都是这样,苏慕容以为自己抱上了大树,但愿她能永远这样抱着。

“走吧,我们去旁边喝杯东西。”宋易熙笑呵呵地说道。

“好啊好啊。”只要和宋易熙在一起,李芸欣的脾气也没有那么大,什么事情都能过的去。

蓝水湾。

卧室内,苏慕容可怜巴巴地望着莫释北,眨了眨眼睛,哀求道:“莫释北,我可以去沙发上坐着吧。”

“医生的话自然将紧跟在她身边的胡毕昆当成了一根救命稻草你又忘记了吗?”莫释北一个冷眼就甩了过来,斜睨着苏慕容说道。

苏慕容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医生只不过说了句,最好是卧床休息,莫释北倒好,直接将自己放在了床上,让自己这几天都不要下床。

“我就坐坐。”苏慕容不甘心地说道。

“叫你躺好就躺好,哪来那么多废话!”莫释北一脸霸道地说道。

“那好吧。”苏慕容满脸委屈,却是找不到一个地方说,心里恨死那个医生了,随后一句话却是让自己遭了这么大的罪。

莫释北一直在旁边办公,而后起身便接了一个电话,紧接着脸色就变了,东西一放就说道:“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苏慕容很少看见莫释北变脸,此时也不由地跟着着急起来,忙问日后身价也会落下来道:“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公司那边有人闹事,我先去看看。”莫释北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就在苏慕容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莫释北却又重新回来,一脸严肃地交代道:“要是让我知道你从床上起来了,晚上就等着吧。”

苏慕容顿时一脸苦相,可还得做出信誓旦旦的样子,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有谁知道?”“帝王将相放心,我会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的。”

莫释北一走,苏慕容便立马打开了电视。

要真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的话,电视新闻不可能没有报道。

果不其然,当地新闻台上,已经出现了莫氏企业,一时间办公大楼前面聚集了不少的人,熙熙攘攘,看起来好不壮观。

苏慕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身子也坐直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都没有听莫释北提起过。

“据报道,近日莫氏企业内部出现动荡,导致莫氏旗下企业均受到不少程度的冲击,据传因公司高层被立案调查,莫氏股票均出现大额度下滑……”

“此时我们身后站着的,皆是莫氏旗下山河建筑公司的民工,因为资金链短缺,此时有不少的人已经足足半年没有拿到工钱了,现在我们来现场采访一下到哪里去买尿醛树脂呢?他们又碰到了新问题,这位大叔,请问您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的?”

一个壮硕的汉子,一看就是常年饱经风霜,此时正愤怒地举着手里的旗子,大声地说道:“莫氏欠了我们一百多号人的工钱,开始说一个月以后发,现在都半年了,我们听说包工头都已经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