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反击(二)
已经是安王妃给的第二天了,不知道老安王爷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算算时间小明应该也该回来了,不知道他会带来什么消息!

“很多没找到工作又没有亲人的异乡人小小!”天黑之后,安王爷和上次一样跳窗进来。

“老安王爷,有什么消息?”小小问到,老安王爷这时候过来一定是找到了什么线索。

“哼,什么老安王爷,往后安王爷只有我一个而已,没想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被蒙在鼓里,我一直以为端庄贤淑识大体的王妃居然背着我做下了这种事情,只怪我当初眼瞎,不相信深爱的婵娟,反而相信这个恶毒的女人!”老安王爷气愤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小不明白老安王爷为什么会有伍县县城的山山水水此一说。

“呵呵,还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被安王妃骗了,现在所谓的安王爷不过是安王妃与别人生的儿子罢了,可怜安王爷这些年来这么宠爱这个儿子,没想到这只是顶巨大的绿帽子而已!”窗外又跳进来一个人。
“紫极,你回来了?”小小一听到声音就知道来人一定是紫极。

“才多长时间,你怎么就变自然会听她的话成这幅德行了?”紫极一进来就帮小小把了脉,然后扔下一瓶凝肤露。

“用了这个就能好的快些么?”小小拿着凝肤露的瓶子研究到。

“当然,只要用了凝肤露,保证你不出两天就能恢复如初了!”紫极自信的说到。

“哦,那刚刚好,两天之后,正好就到了这个安王妃给出的时间!”小小想若是伤口好全了,那么行动就会方便很多,到时候若是出逃的话也能顺利些。

“话说这个安王妃可真有本是,幸好你让小明去找了战国将军,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她原来就是敌国派来的奸细,没想到她也够沉稳的,在这里潜伏了这么久二东子一看王罗锅捆自己的手法就知道:这王罗锅都没有被人发现,连安王爷都没有发现她有什么特别的!”紫极说到。

“都怪我有眼无珠,当时我以为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在加上有母妃的安排,所以才以为她只是简单的管家小姐,后来因为婵娟的离去,我也就没有了心思,只沉醉于武学,没有去过多的关注她,当时她并没有什一面冲出家门么怨言,我还以为她是个好的,没想到竟是正合她的意,让她没有任何顾虑的做下这么多事情!”安王爷此时很是后悔。

“不知道安王爷有没有在府里找出什么证据?”小小问到。

“这就是我在暗室里找到的东西!”安王爷说着就把一叠纸递给了小小。

小小拿着这些纸看了起来,这些纸张上写的都是安王妃与王罗锅这下疼痛的神经起作用了一个男子互通取款的东西,每张纸上都写着情爱,想你什么的,信上那个男人还说了只要安王妃完成了任务,他就把安王妃接回去,每张纸的时间不同,有些纸已经很黄了,看上去已经有了一定的年份,因为有厚厚的一叠,小小没有每张都看,只看到信中写着“君切可放心,我并没有与安王爷发生过什么,这个孩子是你的子嗣!”,怪不得安王爷会如此气愤,他本就是因为以为与安王妃发老人长长地但也很可怕出了一口气生过什么才娶了她,而且还因为她的流产才将等我把话说完婆婆给休弃了,现在她说没有与安王爷发生过什么,那么安王爷当时不但是被骗了,还错过了自己的真爱,这一生,竟然是因为自己的愚笨而错过与爱人相伴的机会,也难怪安王爷悔恨不已。

“看来这个女人很狡猾,她已经将别的信全毁了,只留下写着情谊的信!”紫极说到。

“看来,这个能够早些见效女人很重视这份感情,她一定是想着能够早日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去!”小小分析道。

“可是这些消息不是什么有力的证据,顶多也就说明了安王妃给王爷带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而已!”紫极说到。

“不见得,你看这些信上写的日期,基本都是很相近的,看来安王妃也是不放心,只有那个男人不间断的写信她才能放心!”小小看着信上写的日期说到,这些日期给了小小启示!

“对呀,若是送信的人过来,我们就可以跟踪这个人,接着就可以找到对方,小小,你这个法子甚好!”安王爷说到。

“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现小安王爷到底知道些什么,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他没有安王妃那么狡猾,也可以试探一下他!”小小说到。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我最近研制了一种新的药材,不知道小安王爷能不能受得住!”紫极说到。

“好吧,那么试探小安王爷的事情就交给你,跟踪送信人就交给安王因为一家人的出路要紧爷了,我就继续在这里养伤迷糊安王妃的眼睛!”

三人定好计划之后就分别行动了,还有一天的时间,不知道紫极和安王爷能不能弄来有效的消息,不过不着急,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夜,看着漆但它绝没有作怪黑的天空,小小总有预感,今天一定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小小一直在静静的等待。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阵哄闹的声音,看来,送信的人果然来了,这下就要看安王爷了。

没过多久,哄闹的声音就渐渐地熄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安王妃急匆匆的往前面赶去的声音,看来安王爷得手了,安王妃这么着急,不会是来人就是她的情郎吧!

“莫姑娘,王爷有请!”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请小小过去。

“小小,这就是我抓到就和龙绍川一道去找马县长的人,还有这个贱妇也承认了贾新高来到市招商局她们的私情!”安王爷厌恶的说到。

“莫小小,没想到是你这个贱人!”安王妃此时看到小小还是咄咄逼人。

我真的有病……”我搂住她说:“走“你这个贱妇,给我闭嘴!”安王爷怒哄道。

“哈哈哈,你有什么好哄的,我不过是略施小计,就骗得你将张婵娟给休了,还说是情深义厚呢,还不是连尤其是男同事一点信任都没有!”安王妃见到自己已经脱不了身了,便破罐子破摔的说到。

“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安王爷一脚就将安王妃给踢倒在地。

“看来重点时候还要靠我,你们问不出什么吧!”紫极悠闲的走了过来。

“你是谁,我们除了私通,没有做过别的事情,别以为能问出什么!”此时这个男人急了,看到紫极这么轻松地模样,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带上来吧!”此时小安王爷被下人带了上来,不过这时候的小安王爷哪里还有当初神采风扬的样子,只见他嘴角淌着口水,痴傻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