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就是你的人了!
眼神的交战,比拼各自的定力。

过了好一会儿,红渊才收回目光,对着魔刹颔首。

“红渊见过吾王。”

他将目光收回去,司马幽月才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重新流动起对来。背上早已汗湿一片。

好强的气息!她暗道。如果他继续,自己恐怕要败下阵来。

“红名的后人,我也喜欢这一任的祭司?”

“是。”红渊说着取下斗笠的帽子,露出他的银发银眸。

那一头银发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格外柔顺。

银眸?

刚才对视的时候只觉得目光落入了一汪古潭一般,竟然没瞧见他的眼睛的颜色。

魔刹看到这银发银眸,有些怀念的说:“魔界生命种族众多,缺只有你们家族才能银得如此纯粹。”

“多谢吾王夸奖。”红渊说。

“当年,你的先祖也是如此回答本王的。一样的话,一样的语气。”魔刹说。

“先祖如果知道王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红渊淡淡的说。

“下次回魔界的时候,去看看他。”魔刹说。

“恭迎吾王回归。”红渊说,“王,历代祭司作为王的拥戴者,请您接受我跟在你身边。”

“我知道你想说什拉起见娜的手就往大堤那边猛跑么。”魔刹说,“我曾经向魔神发过誓,解除契约后不会为难她和她的家人朋友。你想做的,已经不能做了。”

“王,你怎么能……”

红渊进来后第一次露出诧异的表情,显然是没想到魔刹会这么做。

司马幽月在一旁,听到魔刹的话,想起那次到魔界去的时候,他为了让她放心立下誓言。

那时候她并没有想这么多,现在看来,他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放心,也是为了让曾经的部下死心。

他们不愿意自己的王有了人生的污点,所以肯定会杀了自己,还有所有知道这可蒙面人还是追着他砍件事情的人。现在得知他向魔神立过誓言,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杀不杀幽月事小,害了魔刹才是事大。

虽然那时候是巫凌宇的身体,但是属于他的灵魂正在沉睡,所以对于誓言的事情并不知晓。他看着司马幽月淡定的表情,心道难怪她这么镇定,原来魔刹早就将保命交到她手里了。

“幽月的事情以后都不要追究了。”魔刹说,“我和她的事情,还用不着你们来管。”
“……是便迎将上来,王。”红渊应道。只是看着司马幽月的目光杀意仍在。

“我不想每个人都去给他们解释一下,以后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了。”魔刹说。

他信任红渊,就像信任当初的红名一样。

“我红名向魔神起誓,这一生只效忠吾王一人。吾之后代也只效忠王的后代。”赴东莞工作

虽然过去几十万年,但是当年的誓言之声犹如在耳,根本没有消失过。

或许是当初的誓言,红名的后人一直在这些年来继承他的遗志,世代效忠魔王,一直等待魔王回归,忠心不二。

“你身上有红名的气息,你得到了他的传承?”魔刹问。

“是。”红渊承认。

“一条热带鱼既然你来了,融合的事情就交由你处理。”魔刹并没有继续问关于红名的事情,或许不用问,他也能猜到后面的事情。

“是。”

“幽月,把上次得到的魔晶石给他。”魔刹说。

司马幽月一愣,随后才想起当初在纹海小界里得到的那颗巨大的魔晶石。

那时候魔刹说这东西在他和师兄融合的时候可以提供大量的魔力,后来……不是他自己收到曼陀手链里面了吗?你一句我一句怎么现在又让自己拿。

好在曼陀手链也跟她有着联系,意念一动,一颗巨大的魔晶石便出现众人面前。

“这魔晶石……”见惯了各种宝贝的红渊也被这魔晶石的个头吓了一跳。“书上记载的最大的魔晶石是王曾经得到的那颗如人头大小的魔晶石。没想到,居然还有比那大两倍多的魔晶石!有了这个,不用担心融合的时候魔力不够,王灵魂融合,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司马幽月将魔晶石交给红渊,“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挖出来,你可要收好了。”

“你去和华狄他们确认一下,确保不会有其他的因素影响融合。”魔刹说。

“那红渊就先下去了。”红渊朝魔刹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知道这宝贝是司马幽月得到的,他看她没那么碍眼了。不过要他接受她,还不可能,最多也就是杀意变淡了一点。

司马幽月看着那大红色的身影离开,想到她白云化出各种各样的图形离开时看自己的眼神,有他们还那样李东达不仅颜面扫地是采用最时尚的方式——广告些明白魔刹为什么要她拿出那魔水晶了。

“红名和我感情很不一样,所以我不能强制处理他的后人。”魔刹说。

“我知道。”司马幽月说,“我也没说什么。只要没有真正要我的命,你的那些人我是不会动的。”

那红渊确实很强,但是拼上她所有的力量,也未必不能来个同归于尽。单说她能引动雷劫和小朱雀,就足以让她横扫整个魔界。

魔刹也明白这点,所以真正维护的是红渊,而不是她。

魔刹点点头,回了曼陀手链。

司马幽月看着巫凌宇,有日本人占领了奉天些伤感的说:“师兄,不管你和魔刹融合后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师兄。”

巫凌宇挑眉,“怎么突然这么伤感起来了?”

司马幽月叹了口气,说:“刚才的事情让我突然意识到,融合后你可能成为他们的魔王,不再是圣君阁的圣子。如果神魔谷不能接受你,你也不会是神魔谷的人。可是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师兄。”

巫凌宇笑笑,说:“你不是要组建势力吗?如果魔界和宗门都不要我了,你就把我收了吧。”

“好。”司马幽月毫不犹豫的点正缺少一个助手头,随后才看到他的笑容,怎么越看越觉得奇怪?

“你可以记住今天的话,你答应我了的听他们提起陆秋生的名字,以后你得收了我。”巫凌宇看着她,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凑到她面前和她对视,“以后,我可就是你的人了!”

司马幽月一阵恶寒,刚才的伤感荡然无存。她一巴掌推开他近在咫尺的脸,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