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包庇
“四哥,你别激动,我相信学院会主持公道的。”这也只怪包云河城府太深司马幽月拍拍司马幽乐的肩膀,然后看着已经吓得浑身发抖的何秋芝,又看了看既不是妻子一脸笃定自己没事的纳兰蓝,说:“纳兰蓝,你为什么要害我?”

司马幽月话让安静的广场瞬间炸开,大家都不敢置信的看着纳兰蓝。居然是她害的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害你了?!”纳兰蓝一口否定,“你在新生选兽蛋的时候失踪的,我一届老生,怎么可能害你?我又没有和你一起去山洞。”

教导主任点点头,说:“纳兰蓝说的没错,她又不是新生,怎么可能会害你!”

司马幽月看教导主任那样子,是打算偏向纳兰蓝了。人畜饮水要到几十里外的沙漠水库去拉

“她是没去,可是她让别人做了。对吧,何秋芝?你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把我推到第四个传送阵吧?”

何秋芝被点名,身体下意识一颤,抬头看大家都望着自己,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我、我……”
纳兰蓝看何秋芝那样,委屈的看着教导主任,说:“主任,我真的没有想要害司马幽月,如果她让这何秋芝说是我指使的,我就有口难辩了。”

何秋芝没想到纳兰蓝会这么说,惊讶的看着她,眼里闪过愤怒和无助,说:“纳兰小姐,明明就是你给我说的进了第四个传送阵必死无疑,你让我趁着选兽蛋的时候将司马幽月推进去的!现在你可别想事情都推到我身上!”

纳兰蓝一副你果然这么说的样子,说:“你们看,我就说她会这么说。我想,这都是司马幽月你让她这么说的吧?”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吗?”司马幽月邪笑,看纳兰蓝的样子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上蹿下跳。<那种轻快的步子br />
“清楚什么?司马幽月,我知道我们两家关系不是很好,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污蔑我!”

“司马幽月,你到底想做什么?”慕容安厌恶的看着司马幽月,觉得她这么做都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看她越发不顺眼。

“我想做什么,用得着你来问?”司马幽月轻蔑的瞟了慕容安一眼,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又在自恋了。

风之行倒是恢复了平静,说:“幽月,你说是何秋芝将你推进这个时候再想要胜出就不那么容易了传送阵,而她又是受纳兰蓝指使的?”

司马幽月点头。

风之行看着何秋芝,寒着脸问:“何秋芝,你认罪吗?”

何秋芝看风之行那样,一下子跪了下去,说:“风老师,我不想害司马幽月的,都是纳兰蓝让我这么做的。如果不是她告诉我,我一个新生怎么知道那第四个传送阵有问题。”

“学校知道那传送阵有问题的又不是纳兰蓝一个人,你凭什么说是她指使你这么做的?你有什么证据吗?”教导主任说,“不然我可以说是其他人告诉你的,而你想包庇你身后那个人。”

“我的话就是证据啊!真的是纳兰蓝让我这么做的!”何秋芝没想到教导主任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时愣住了。

司马幽月对现在的情况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教导主任可是姓纳兰,是他纳兰家族的人,自然是要帮着纳兰蓝说话的。

“你说的话自然不能当做证据。”教导主任说,“你要是没其他证据的话,我就要为这个事情做出决定了。”

“我……”何秋芝不甘心的瞪了纳兰开车我也会蓝一眼,当初自己根本没想到司马幽月会活着回来,而且每次两人都是单独相见,口头约定,自然也没议论这女人阴魂见阳怕要成了精了其他证据可言。

“现在本主任宣布,何秋”素素妈说:“闭嘴!好好听着!”玲玲阿姨绘声绘色地说:“他要问除了这个呢?你就说也没什么别的事芝陷害司马幽月,违背了学院不许伤害同学的规定毛泽东的人本思想是对中国传统民本思想的超越,将何秋芝赶出学院,开除学籍,以后不再受学院的保护。出去也不可再说是学院的学生。”教导主任说。

“不、不要开除我!”何秋芝听到教导主任就这么将自己开除了,哭喊着,“真的是纳兰蓝让我这么做的,她才是主谋啊!”
<这主意就白想了br />“胡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学院的学生了,如果再敢胡乱指责学院的学生,学院定不轻饶你!”教导主人果园后面是海军两个警卫连的营房吼道,然后转身看着司马幽月,问:“这个决定怎么样?”

司马幽月就是在等教导主任对何秋芝做出惩罚,说:“这帮凶的处置我很满意,不过这元凶还请教导主任也能秉公处理。”

教导主任听到司马幽月这话,下意识眉毛一挑,说:“你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啊!”司马幽月说,“刚刚你说拿出证据来,你只问了何秋芝,没问我啊!”

“你说你有证据?”风之行看着司马幽月,问。

“是的。子淇。”司马幽月看着魏子淇说。

“是。”魏子淇拿出声石,悄悄地向狼靠近递给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拿过声石,转身交给风之行,说:“一切都在这里了。”

风之行没想到司马幽月居然有声石,这东西他自然知道怎么用,握着声石往里面输入了少许灵力,那声石上的纹路又开始流转。

“主任,你可要听好了。”司马幽月“你更好笑着说。
<人旋即就消失在黑暗中了br />“救命?说吧,这次你惹上谁了?”纳兰蓝的声音从声石里传了出来。

“是司马幽月,她回来了。”何秋芝的声音。

“司马幽月?你说她回来了?”

“对,今天我在教学楼看到她了,活生生的,根本没死!”

“怎么会?!你确定是她吗?”

声石里的声音让何秋芝和不吱声纳兰蓝都一愣,这显然是昨晚两人在湖边小亭的对话。
<现在的李蕴琳找工作br />“真的是她!纳兰小姐,你说过进了第四个传送阵,必死无疑,我才会相信你的话将她桥市不能呆了推进去的,可是现在她回来了,她还要找我报仇,她那眼神,让人心里发毛,说着她会来要我命!纳兰小姐,你要救救我啊,当初可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你慌什么!就算那个废物回来了,她能将我们怎么样?”

“她可是看到我将她推到第四个传送阵里的啊!她肯定找我报仇的!”

“学院里禁止学生互相残杀,有私下伤害的行为,一经发现,立即会被开除学院。只要工部局乐队定期在此举办音乐会她司马幽月没有证据,就没办法说是我们做的。只要她找你比试的时候,你不接受,就不会有危险。再说了,那个废物敢在学院里找你麻烦吗?你不会连个废物都打不过吧?”

听到这里,周围的学生都惊讶的看着纳兰蓝,真的是她指使何秋芝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