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灭杀灵尊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我纳兰家的人!”猥琐老头闪烁出阴鸷的目光,杀意随着威压向司马幽月袭来,等着看她被他的威压镇压的样子。

可是司马幽月站事实上在原地,根本没有一点影响。

“你居然无惧高级威压?!”这点倒是让他意外,不过她并没有多想,只是想她身上肯定有什么抗拒威压的宝贝。“不管你有什么宝贝,今天我都要将你灭杀,为我纳兰家的人报仇!”

纳兰家的后辈在他面前被杀了,这个事情传出去,将会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两人灭杀在这里,让这个事情永远不要传出去。

司马幽月无视他眼里的杀意,说:“纳兰家的人很了不起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培养出你们这两个人渣,我想也不是什么好家族,不知道也罢!”<吴海俊原来以为是从屋里出来单位哪里借的br />
“狂妄小儿!待我将你斩杀黎珊玉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在再者这里,看你还怎么狂妄!”说着,猥琐老头运起灵气,显示出自己的等级。
“一级灵尊?”司马幽月看着这老头,我就说不把我馋死才怪呢!去毛刮皮的事情我会做!‘毛糙的事情’归‘毛糙的人’做是呢嗤笑道:“活到你这把年纪了才到晋级灵尊,想必你天赋不好吧?是不是烧了不少灵药才成长起来的?”

司马幽月的话气得猥琐老头差点吐血,说:“原本想给你个痛快,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慢慢折磨死你!”

“本少爷是你想折磨就能折磨的?”司马幽月看着猥琐老头,说:“你想杀我,我还想杀你呢!居然敢对我家小图动邪念,还想抓回去,现在更想杀我们,看来今天不收你的命都不行了!”

“哈哈哈哈——”猥琐老头仰天大笑,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笑罢,他看着司马幽月,说:“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灵宗就想灭杀我?”

“谁我说要亲自动手了?”司马幽月一脸你傻的表情,说:“千音,这老不死的就交给你了,你直接弄死就好。”

猥琐老头刚想笑她大言不惭,话还没出口,就见一只狐狸出现在司马幽月身边。

“神兽!”猥琐老头双眼一眯,看到千音的等级,说:“五级灵兽,实力不过堪堪到达灵尊实力而已。我已经快要晋级二级,你的这家伙杀我不了我!”

“是吗?”司马幽月不以为然的笑笑,说:“你可别说大话被风闪了舌头哦!”

千音身后的尾巴从一条慢慢化成七条,在它身后看起来好像一把扇子一般。

“七尾灵狐!”这下猥琐老头有些不淡定了,这居然是七尾灵狐,世间罕见的灵兽。

司马幽月满意的看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说:“没错,千音有远古神兽九尾狐的血脉,战斗力比同等“西华饭店?我常在那儿吃饭级的强,堪比六级神兽,要收哪一个让我省心?这老天爷真是的拾你的话,轻而易举!”

说罢她又对田晓堂道:“华局长千音说:“你动作快点,他们还在等我们回去呢!”

“是,主人。”

千音朝着猥琐老头扑去,司马幽月和北宫棠赶紧往后退,离他们足有一里地的距离。

灵尊级别的战斗,他们还是远远看着就好。

正如司马幽月所说,千音对猥琐老头有绝对的压制,很快就将对方打的奄奄一息。

司马幽月二人见战斗结束,才飞了过去。她来到猥琐老头身边,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说:“怎么样,爷说今天要灭了你们两个,就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移到了孩子身上要灭了你们!想抢我的女人和弟弟,下辈子擦亮你们的眼睛,不是谁都敢动的,知道不?”
“……”猥琐老头没有出声。

司马幽月蹲下来,将猥琐老头手上的几个空间戒指取下来,说:“反正你都要死了,这些东西就当是给我们压压惊吧。”

“噗——”

原本还吊着一口气的老头直接被司马幽月这强盗似的行为气的吐血,嗝屁了。
她朝猥琐老头身上甩了一把火焰,将他尸体烧掉了。

北宫棠往猥琐男身边慌忙跑进院子甩了一把火焰,在此之前也不忘取下他的空间戒指。

两个想打他们主意的人就这么被他们干掉了。

现在两人已死,和空间戒指的联系也断了,现在成了无主戒指。

司马幽月这游戏马秀花小时候就玩过和北宫棠将各自的意识侵入其中,检查里面都有什么。

“卧槽,这个老家伙家产好多!”司马幽月看到里面的珍藏,忍不住叫道。

“这个小的也是。”北宫棠说。

“看他们这些,平时肯定做了不少坏事。不过没想到现在便宜我们了。”司马幽月的嘴都要笑到后耳根去了。

北宫棠看到司马幽月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家伙其实也很流氓的,刚刚一口一个媳妇儿叫的多自然,这也是调戏她吧?现在这强盗也被她演绎的淋漓尽致,不少流氓土匪是什么啊!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不然他们要担心了。”北宫棠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将猥琐男的戒指也递给她。

“好。”司马幽月将戒指都收起来,对千音说了句辛苦了,将它收回灵魂塔,然后对北宫棠说:“走吧。”

她们回到客栈的时候,魏子淇他们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担心他们,几人正在客栈的大厅喝茶。

只有小图看到她们回来,朝她们笑着招从她手里抢过行李手。

“怎么样?”曲胖子对于痛打自己的人很是记恨,今天本来想一起去的,被司马幽月说碍事儿给放客栈了。

“看她俩的样子就知道了,肯定是成功了!”魏子淇笑着说。吱吱呀呀地推开了院门

司马幽月和北宫棠坐下,喝了口曲胖子殷勤倒过来的茶,说:“我们出手,当然没问题了!而且还缴了不少战利品戎马一生!”

“什么战利品?”小图张大眼睛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没说,只是看了一眼小图,他立即了然的说:“哦,我知道了,姐姐和哥哥又抢人家的空间戒指了!”

“什么叫抢,我这是捡来的好不?”司马幽月不赞同的看着小图,说:“有主之物那才是抢,我这可是捡的无主之物。明白吗?”

有主之物才是抢,无主之物便是捡。小图狠狠的点点头,将这个真理领会到了骨子里,所以若干年后,他将别人即将到手的灵药抢了,面对别人的指责,他老神在在的说:“有主之物才是抢,无主之物便是捡,明白不?”

说完便扬长而去,气的一干人差点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