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洪门钱庄发威
崇祯十二年的腊月到来了。

南京以及淮北等地都很是平静,但京城很不平静,因为漕运的不畅,京城已经出心满意足地呵呵地笑了几声现了缺粮的情形,当然这种缺粮是相对的,商贾将大量的粮食运送到北方和京城,老百姓只要手里有银子,还是能够买到粮食的,这倒是让众多的商贾赚取到不少的银子,皇宫在无奈的情况之下,也购买了一部分的粮食,维持正常的运转。

做生意的绝大部分都是南方的商贾,粮食生意能够做的如此之好,他们心知肚明,这都是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的功劳,郑勋睿虽然离开了淮安,不再担任漕运总督,可是大运河依旧在郑勋睿的控制之中,所有的商船,必须按照洪门的要求办事,否则就不大可能参与到粮食运输之中,被洪门直接控制的商船和漕船,根本不会给你运输。

接近腊月的时候,正是一年生意最为兴旺的时候,大量的粮食和其他的商品运往北方,这让洪门收取到了更多的保护费,而且收入的保护费,已经慢慢延伸到南直隶所有的地方,凡是需要依靠大运河运送商品的,都必须要缴纳保护费。

也有一些商贾不信邪,从陆路运输货物,可不少人都遭遇到人财两空的局面,原来河南、湖广等地的流寇愈发的嚣张,已经延续到山东等地,从陆路运输的货物,基本被他们盯住,如此的情况之下,商贾不敢再冒险,全部都是老老实实的缴纳保护费,从运河运送货物。

冬月底,北方的大运河慢慢冰冻,一些没有来得及运送的货物。只能够从陆路走了,商贾继续给洪门缴纳保不要这样动不动就用拳头说话护费,想不到缴纳了保护费之后。商贾能够顺利的从山东进入北直隶,没有遭遇到流寇和土匪的抢劫。

当然。这些商贾缴纳保护费,可不仅仅是来往于南方和北方做生意,而是在南直隶做生意,也需要按照交易的额度缴纳保护费,若是有人不愿意,很快就会被洪门放弃,今后做生意得不到任何的保证。

南京户部尚书王铎,曾经因为这个事情。专门找到了兵部尚书郑勋睿,不过这次的交谈不了了之,具体谈了一些什么,谁也不知道,可从此之后,王铎再也没有提及这件事情。

尽管洪门显示出来了威力,但得到更多关注西郊的混子们也缓过了神的还是洪门钱庄。

洪门钱庄发挥出来的威力更大。

洪门钱庄的总部,搬迁到南京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南京市面上的交易,几乎全部都是用洪门钱庄的票额了。大到一百两的票额,小到一文钱的票额,几乎没有黄金白银和文钱的交易了。不管是士大”阔太太说夫、商贾,还是寻常的百姓,都感觉到洪门钱庄票额的方便。

也有人担心洪门钱庄的票额是否会贬值,到时候一百两银子的票额,只能够兑换九十多两的白银,故而有些人曾经到洪门钱庄去试探,但每一次钱庄都会兑现出来相同数量的白银,一钱都不会少,而且是质量很好的纹银。

慢慢的。老百姓开始相信洪门钱庄,愿意使用洪门钱庄的票额。防止他们手里的银子不多,就算是吃亏了。也没有多大的事情。

至于说商贾,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因为漕运不畅,商机很多,大量的商贾在收购粮食和其他货物之后,运送到北方去交易,在收购的过程之中,一些商贾还是携带黄金白银,但这样做很是耽误时间,人家需要看白银的成色,还要仔细的称量,看看有没有短缺,有些时候还需要不少的碎银子,相反不少的商贾使用洪门钱庄的票根,上面清楚写明了是多少的黄金白银,这样交易的速度快了很多。

生意好的时候,时间就是银子,任何一个商贾都明白其中的道理。

耽误了几次的时间之后,那些尚未使用洪门钱庄票根的人,悉数将黄金白银才愿意以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存到洪门钱庄,领取票根和票额,而且诸多的商贾发现,他们给洪门上缴保护费的时候,递上去洪门钱庄的票根或者票额,对方会非常高兴,递上去黄金白没有多少智慧银,说不定还会遭受冷眼。

顽固一些的是士大夫,但他们也不可能免俗,南京城内,甚至在苏州和扬州等地,流通的都是洪门钱庄的票根和票额,他们不可能不接触,再说购买东西的时候,人家递过去票额,很快成交,他们还需要仔细的称量碎银子,或者一文钱一文钱的数数目,的确是烦心,再说出门携带黄金白银也不方便。

尽管这些士大夫没有遭遇到强迫,但他们还是在不自觉之中接受了洪门钱庄的票根和票额,需要得到这些东西,自然是需要将黄金白银存入到洪门钱庄的。

腊月初五,南直大街,郑勋睿的府邸。

一脸疲倦的文曼珊、卞玉京和冬梅等人,看着郑勋睿,她们没有想到洪门钱庄的扩展之路太快了,按照洪门钱庄的规矩,一次性存入五千两白银,可以领取票根,这些票根都是卞玉京写出来的,文曼珊在上面签名,同时她们设计有专门的记号,所以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够代劳,可这样的做法,让她们忙的不可开交,整个南直隶的大额存入的黄金白银,都需要她们写出来,地方近的还好说,地方远一些的,耽误时间。

从洪门钱庄成立到如今,不过半年时间左右,南直隶各地存入的黄金白银,总值超过两亿两白银了,这个庞大的数字,令文曼珊等人震惊了好些天。

“夫君,洪门钱庄的事情太多了,人手也不足,南京的总部事情特别的多,每日里都是前来存银子和取银子的人,奴家和两位妹妹都要忙不过来了。”

“呵呵,我已经说过了啊老远看见徐冰的车来了,洪门钱庄腊月二十到正月十五,可以歇业一段时间的。”你想怎么着

“那可不行,正是钱庄生意好的时候,怎么能够歇业啊,再说钱庄刚刚建立起来了信誉,这个时候要是歇业,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惊慌的。”

郑勋睿笑了,文曼珊等人终于明白了钱庄的重要,也初步窥探到其中的生意经。

洪门钱庄的放贷业务,在淮北四府三州、南京、苏州和松江等地,开展的非常好,因为漕运不畅,导致南北生意火爆,大量的商贾,不可能准备那么多的黄金白银,所以到洪门钱庄借银子就成为了首先,无非是拿出地契和房契做抵押,生意做完了,回来之后,还上了银子之后,就能够顺利的取回地契和房契,一些商贾觉得这样做麻烦,索性延长借银子的时间,无非是多给洪门钱庄一些利率就可以了,节约下来的时间,可以多做生意。

这就令洪门钱庄飞快地相跟着向江心游去的生意火爆。

如此的情况之下,文曼珊等人自然是不会其憨态可掬的亲热劲要求歇业的。

“好了,你们的想法我知道了,郑家军女兵营之中,有不少人还是不错的,你们直接去找红娘子,需要多少人就挑选多少人,人手充足了,你们就轻松多了,这样吊吊他的胃口总可以了吧。”

有事情做,人会充实很多也因此毁掉了苏婉的人生,这一点在文曼珊等人的身上体现的非常出色,作为洪门钱庄的大掌柜,文曼珊可谓是一言九鼎,洪门钱庄的事宜,她说了就算。

半年时间过去,文曼珊等人的气质大为改观,柔弱的气息少了一些,干练的气息慢慢出现,在郑勋睿面前说话的时候,这些气息也思想能碰到一位熟识的老乡会不自觉的体现出来。

郑勋睿说完之后,卞玉京开口了。

“夫君,我们真的可以到军营之中去挑选人吗。”

“我说话算数,我知道你们的担忧,若是让女人站在柜台上我知道,恐怕会遭遇到不少人的非议,这些事情应该是男人做的,不过你们在钱庄做的很好,这已经证明了,女人也是能够做好的,所以你们不要有什么担忧的。”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文曼珊的眼睛里面有了一”吕中贞问:“老支同意?”蒿子说:“同意些雾气。

“夫君这样说,奴家以前是不会相信的,到钱庄做事情了,才真正相信了,若不是夫君这样决定,奴家不可能触碰到这些事情,奴家和两个妹妹,一定会好好打理钱庄的。”

郑勋睿的脸色也严肃起来了。

“洪门钱庄的规模将越来越大,日后如何的管理,哪些规矩需要改变的,你们都要思考,仅仅靠着你们三人掌控所有的事情,这是不可能的,你们必须要慢慢的培养人,培养你们信得过的人,让他们帮助你们来管理钱庄,钱庄仅仅是在南直隶,你们就忙成了这样,他日若是在大明各地都铺开了,你们就是不吃不睡,也不可能照顾过来的。”

文曼珊、冬梅和卞玉京都没有开口,恨这个世界点点头表示同意,按照洪门钱庄的发展速度,就算是在南直隶各地完全铺开,她们都不可能忙活过来,他日铺开到大明各地了,她们根本不可能管理好,还是郑林若楠连忙向李朝政汇报了情况勋睿说的对,她们必须要培养出来信任的人,共同来管理钱庄。

“钱庄的事情越来越多,你们要慢慢的从具体的事情之中摆脱出来,开始考虑钱庄的长远发展,不断的摸索制度之中的缺陷,不断的完善制度,这样钱庄才能够长远的发展,我看腊月二十四到正月初七,这段时间钱庄可以歇业,当然具体的时间,你们把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