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太极的愤怒
沈阳,皇宫,大政殿。

锦州之战结束两天时间,皇太极就得到了详细的奏报,此时阿巴泰的奏折尚未抵达沈阳,不过济尔哈朗和范文程等人已经做出了准确的分析。

皇太极脸色很不好,他万万没有想到,郑勋睿的胃口如此之大,竟然想着全歼他部署在山海关至锦州的十五万大军,这是何等令人恐惧的安排。

得到奏报之后,皇太极几乎没有犹豫,迅速给睿亲王多尔衮下达命令,迅速率领进入草原作战的十万八旗军将士,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沈阳。

皇太极的内心有着一我写得都是痞子种雪崩的感觉,要是驻守辽东的十五万大军真的被郑家军彻底剿灭,那么对于大清国并深爱着他就是难以承受的打击,二十四旗并举的八旗军,军士总数目为三十五万人左右,除开驻扎在辽东的十五万人,还有进入草原作战的十万人,驻扎在辽南的五万人,以及驻扎在沈阳和辽阳等地的五万人。

山海关之战后,皇边接打电话太极迅速调整了八旗军部署的情况,改变了原来分散驻扎的形式,以集中驻扎为主,分散驻跟着付城进门扎为辅,辽东、辽南和草原是重兵驻扎的地方,也是大清国的命脉所在,三个地方都是不能够有丝毫疏忽的。

相比较来说,沈阳的情况缓和一些,虽说这里是大清国的京城,可只要辽南、辽东和草原的情况稳定,沈阳就稳如磐石。

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三大支柱之一的辽东,出现了巨大的危险。

皇太极首先进行了自我检讨,那就是他没有预料到郑勋睿做出的如此大气的安排,这样的作战部署,一般人是想不出来的。也是绝不敢轻易决定的,可是郑勋睿不是一般人,创建郑家军。成为大明王朝的皇上,这些事情岂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皇太极清楚。在这件事情上面,范文程以及阿巴泰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范文程一仗着跟老大有一腿儿就拽得跟什么似的直都负责收集大明朝廷的情报,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那就是得到郑家军的火炮,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得到的有关大明朝廷的情报很少,获取火炮更是没有踪影的事情,此次分析郑勋睿御驾亲征的事宜。范文程在掌握情报的情况之下,没有能够做出分析,导致锦州城池在一天时间之内失陷。

至于说阿巴泰,更是罪责难逃,毕竟阿巴泰是辽东八旗军的主帅,应该是时时刻刻关注辽东的局势,想不到战斗厮杀才刚刚开始,阿巴泰就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这不禁让皇太极想起他和济尔哈朗之间的商议,当时的皇太极。就感觉到阿巴泰难以抵御郑勋睿的御驾亲征。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埋怨和追究责任没有任何的作用,最为关键的是如何稳住辽东的局面。最坏的结果也是要求阿巴泰率领大军撤离辽东。

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豫亲王多铎、武英郡王阿济格、颖郡王阿达礼等满人权贵之中的精英,以及范文程等人,悉数来到了大政殿。

大政殿的气氛很是不好,进来的众人都是低着头的,甚至相互之间都没有看一眼,范文程更是站在角落里面,独如今提等你哪一天做梦拔得最快的就是‘无知少女’四种干部自低着头。

皇太具备基本条件的人多着呢极终于进入到大政殿。

皇太极已经收到了阿巴泰的奏折,这是一份十万火急的奏折,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沈阳的。看了这份奏折之后,皇太极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故而进入到大政殿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很不好看。

“文程。这是阿巴泰写来的奏折,你给大家念一念。”

范文程小步走上前,从亲卫的手中接过了奏折,开始念起来。

“文臣,声音大一些,诸位都仔细听听,看看阿巴泰在奏折里面究竟说了一些什么。”

范文程提高了声音,大声念着阿巴泰的奏折,不过在念奏折的过程之中,他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捅着人最好,额头上面也冒出了我的住址又不在黄浦江的船上大量的汗珠子。

小半个时辰之后,范文程念完了阿巴泰的奏折。

大政殿里面鸦雀无声,没有谁开口说话。

郑勋睿御驾亲征、郑家军突然进攻锦州城池的事宜,众人都是知晓的,只是没有得到具体的战报,现如今阿巴泰的战报来了,而且在奏折之中说到了锦州之战的惨重损失,这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众人也从阿巴泰的奏折之谈到后来中,看到了郑勋睿张开的獠牙,看样子郑勋睿这一次是想着灭掉大清国了。

“怎么,都哑巴了,奏折上面的内容,诸位都听清楚了,有什么看法和想法,全部都说出来,朕今日给诸位机会,尽情的说,不要有丝毫的遮掩,今日不管说什么,朕都听着。”

过了好一会,济尔哈朗开口了。

“皇上,臣有罪,当初皇上认为阿巴泰无法抵御郑家军,臣没有多考虑,导致了如今的局面,臣愿意接受任何的责罚。。。”

皇太极挥挥手,阻止济尔哈朗继续说。

“这不是你的责任,阿巴泰长时间驻扎在辽东宁远,郑家军突然展开对辽东的进攻,如此关键时刻,朕怎么可能换帅,派遣谭泰、索尼和洪承畴前去,就是协助阿巴泰的,朕想不到阿巴泰如此的疏忽,竟然连辽东各地出现了郑家军都没有引发重视,锦州城池的陷落,阿巴泰有主要的责任,好了,这些事情今后再说,朕想知道,下一步辽东的局势如何稳定。”
皇太极召集众人前来,目的是为了找寻解决记得有个女人辽东困境的办法,不是想着责罚谁的,再说济尔哈朗是他的左膀右臂,不管惩罚谁,也轮不到济尔哈朗的头上。

听见皇太极如此说,济尔哈朗低下头,他明白了皇太极的意思,不过他之所以首先站出来承担责任,也是有原因的,这“咚咚、咚咚”些年过去,满人权贵对于皇太极是有些怨言和不满的,特别是八旗军占领了山海关,把握唐生虎却不依了进攻中原的大好时机,却主动撤离了,让郑家军占领了山海关,此事在满人权贵之中引发了很大的争论,多尔衮等人主动站出来,才稳住局面。

代善一直都是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仿佛眼前的一切事情与他没有关系,多铎和阿济格也是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至于说阿达礼,暂时没有说话的权力。

范文程一直都低着头,不敢看皇太极。

看见这样的情形,皇太极更加的愤怒,锦州失守,郑勋睿表现出来强大的雄心,这已经让皇太极异常的焦虑了,如此紧要时刻,这些满人权贵之中的精英,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大清国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皇太极个人的事情。

“怎么,朕说的话语,诸位没有听见吗。”

皇太极加重了语气,已经表现出来了不满。

代善终于抬头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辽东之地位至高远的天空除了棉絮般飘浮的白云关重要,还是要守住,至少要保住广宁等地,让郑家军无法靠近辽河。。。”

代善侃侃而谈,话是说了不少,可是都是无用的话语,谁不知道辽东的重要,谁不知道不能够让郑家军靠近辽河,那样沈阳就危险了。

皇太极怒击而笑,却无可奈何,这个时候他总不能直接对代善发脾气,要知道代善是五大亲王之首,也是曾经的四大贝勒之一,更是先皇的二儿子,公开的场合,皇太极还是要顾全代善面子的。

代善说完之后,济尔哈朗再次的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阿巴泰的奏折需要马上回复,臣的建议是,辽东若是可守,或者说是守得住,那么阿巴泰就可以坚持,若是守不住,就要抛却一切的想法,率领大军迅速朝着广宁的方向撤离,如此危急的时刻,保存实力是最为重要的事宜。”

济尔哈朗提出了实实在小店存货不多在的意见建议。

皇太极稍稍感觉到欣慰。

不过济尔哈朗刚刚说完,代善跟着开口了。

“郑亲王斑斓而又喧嚣之建议的确很好,不过臣以为,在睿亲王的大军回到沈阳之前,阿巴泰是绝不能够轻易撤兵的,若是阿巴泰整体退往广宁,那么郑家军就可以倾巢出动发动进攻,若是阿巴泰不能够抵御,则郑家军能够很快的渡过辽河,到了那个时候,沈阳和辽阳等地就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而且辽南驻扎的郑家军也趁着这个时候发动进攻,八旗军就首尾难以兼顾了,真的出现那样的局面,大清国承受不住。。。”

代善说完之后,多铎和阿济格跟着开口,他们支持代善的建议,阿巴泰可以撤军,但必须等到多尔衮率领的大军回到沈阳的周边。

讨论的意见慢慢一致,皇太极内“还有你心也有了定夺。

众人退出大政殿,唯有范文程留下来了。

“文程,今日你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朕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此紧要关头,朕需要你的帮助,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那么多的,给阿巴泰的旨意,由你来负责起草,朕的意思,让阿巴泰做两手准备,一方面派遣大军对锦州城池展开进攻,要不惜一切代价收复锦州城池,另外一方面,若是郑家军的进攻过于的猛烈,难以抵御,则要及早的率”惠梦石并不领情领大军撤离辽东,至于说多尔衮是不是率领大军回到沈阳,这不重要,朕相信郑勋睿不敢轻易渡过辽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