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做好狗急跳墙的准备
代善再次来到辽东,商谈大清国与大明朝廷在辽东互市的事情。

驻守辽东的郑家军副总兵、都督府都督刘泽清,专门将此事禀报给皇上和朝廷。

朝廷不可能同意与大清国在辽手下人匆忙来问到底要不要抛东互市,辽南也不可能,现如今朝廷的政策,就是要彻底封锁大清国,让大清国逐渐衰落下去,故而内阁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代善提出来的建议。

经过了万国来朝的事情之后,大明王朝的威信已经广为传播,这让朝中的文武大臣都有着强烈的自信,尽管说目前暂时没有对大清国展开大规模的才会只重视自我的感受进攻,可谁都相信,大明朝廷不要多长的时间,就要彻底灭掉大清国了。
文武大臣对皇上的崇敬已经形成了习惯性的氛围,不管多么困难的事情,皇上都是能够想到解决办法的,朝廷也是能够顺利执行皇上旨意的。

郑勋睿的看法却没有那么简单。

大清国很多的事情,调查署都获取到了情报,情报的来源已经开始朝着大清国朝廷之中的汉人高层转移,那些受尽满人权贵欺凌的汉人,”徐冰突然眉专门对所有机器喷撒了新漆飞色舞地说:“六楼在打折啊?”小美说:“对啊对大清国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能够在这个时候为大明朝廷提供情报,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郑勋睿已经知道,身在大清国的汉人,身处绝境之中,基本没有什么活路,满人权贵对汉人的排斥到了无以复这是个误会加的地步,只不过汉人在大清国历来都是处于最底层的,没有反抗的能力,更没有反抗的勇气,只能够默默忍受欺凌,希望能够在如此严重的灾难前面活下去。

大清国不可能出现李自成这类的人物,因为皇太极异常的骁勇。因为八旗军过于的厉害。

不过人世间的规矩,和大自然的生物链是一样的,处于最底层的汉人。其实是大清国支撑下去的柱石,由于汉人的勤劳耕作。让满人能够享受到很好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会扣我的奖金产品价位,一旦这些汉人被压榨的活不下去了,或者是没有能力继续做事情了,不知道那些满人的享受从何而来。

所以从诸多的情报之中,郑勋睿敏锐的发现,大清国已经在急速的衰落下去,只是皇太极可能都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

代善到辽东来商谈互市的事情,让郑勋睿猛的惊醒了。他发现自己再一次的低估了皇太极,其实皇太极已经发现了问题,而且也知道满人权贵欺凌汉人会导致的严重后果,可能是皇太极从其他方面考虑了,认为满人权贵欺凌汉人,尚未达到动摇大清国根基的后果,所以放任了这道:“蕴琳种事情的出现。

皇太极必定是要找到解决问题办法的,仅仅依靠代善前来和谈,那是不可能的,皇太极可不是傻子。知道大明朝廷多半会反对的。

既然知道大明朝廷反对互市的事情,皇太极何必派遣代善前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代善前来和谈。就是一个幌子,在和谈的背后,皇太极有着其他的目的,而且皇太极相信自身的目的一定是能够实现的。

郑勋睿开始分析情报署送来的所有关于我们是两条船上的人大清国的情报。
治安主任和游云走在最后面
足足一天的时间。

内阁已经做出拒绝互市的决定,就等着皇上的旨意了,让众人想不到的是,皇上居然没有马上下旨,而是独自在乾清宫思考。

同样在思考的还有内阁首辅徐望华。<我知道你穿衣服的型号br />
徐望华早就养成了思索每一件事情来龙去脉的习惯,这都是跟着皇上学习的。代善前往辽东商议互市的事情,引发了徐望华的怀疑。明知不可行不光他的事情,皇太极为什么要做。大明朝廷保定的办法就是彻底封锁大清国,这一点皇太极肯定是清楚的,也就是说代善此次前来商谈互市的事情,其实就是做无用功,大明朝廷是绝不会答应的。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里面一定有蹊为了各自的目的勾搭成奸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跷。

徐望华感觉到奇怪,不过内阁商议此事的时候,他没有提出来,因为他也没有想清楚其中的原因,他不知道皇太极究竟会采用什么其他应对的办法,再说内阁商议的是否展开互市的事宜,暂时不需要分析其他方面的事宜。

午时之后,徐望华求见皇上。

进入到乾清宫,徐望华看见了正在沉思的皇上,更是看见了皇上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

“徐爱卿有何事。”

“皇上,臣以为大清国的皇太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皇上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紧接着开口了。

“徐爱卿所料不错,只是这皇太极的注意力究竟在什么地方,你可有分析。”

“臣苦思苦想,没有想到皇太极有什么其他应对的办法,臣还是有些佩服皇太极的,大清国尚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皇太极能够提早发现其中的问题,也是不简单了。”

后面的话语,徐望华没有说,他的本意是想着提醒皇上,再说时间很是急促,万一皇太极突然出手做什么事情,让朝廷猝不及防,那就不划算了。

徐望华估计皇上也想到了这一点,可作为内阁首辅,他必须要尽到自身的职责,不管皇上是不是预计就把材料锁进抽屉里到其中的问题,他都是需要提醒的。

“徐爱卿是想着提醒朕,皇太极此番突然的作为,很不简单,朕思索了好一会,想到了一个词语,那就是狗急跳墙,皇太极是朕认为的最为强悍的对手,大清国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崛起,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功不可没,现如今大清国陷入到困顿之中,皇太极不可能坐以待毙,他必须要想到办法,突破目前的困境。”

“不过朕也有些奇怪,皇太极派遣代善前往辽东,岂不是摆明了要提醒朕吗,大清国或者他皇太极想着动手了,按照皇太极的睿智,不可能随着部队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就算是想着要动手,也会直接行动的,没有必要画蛇添足。”

“朕仔细思索之后,也算是找到了其中的答案,那就是皇太极的内心之中存在阴影,八旗军曾经被迫从山海关撤离,皇太极最为心爱的重装铁骑覆灭在郑家军的麾下,这一切皇太极是不可能忘记的,所以他对我大明之军队是心存畏惧的,派遣代善前往辽东商议,就是皇太极内心矛盾的体现,朕要是预料不错,皇太极还妄想着代善能够和谈成功。”

徐望华频频点头,皇上刚刚说到的疑点,也是他一直都想不通的问题,听着皇上如此精辟的分析,徐望华只有佩服的份。

“朕刚刚问你,皇太极会想到什么其他的办法,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内阁之中,唯有你想到了皇太极之意图不简单,这已经很不错了。”

徐望华的头微微低下,尽管在皇上身边很多年了,可是看问题和分析问题的能力方面,他根本无法和皇上比较,可以说根本不再一个层次上面。

“朕做了很多的预测,最终都一一推翻了,思来想去,朕料定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八旗军很有可能再次采取入关劫掠的动作。”

徐望华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皇上,这是他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尽管八旗军骁勇,可是在朝廷大军的面前,八旗军没有任何的优势,所有的交战都是以失败告终的,怎么敢于大胆的入关劫掠,难不成不要命了。

“朕这个分析,你觉得奇怪吧,但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八旗军入关劫掠,并非是想着与朝廷大军作战,他们会想方设法的躲避朝廷大军的围堵和追击,而且利用自身擅长奔袭的特点,不断的转换移动,如此岂不是给朝廷大军造成巨大的麻烦。”

徐望华连连点头。

狼群仓皇而逃“皇上的意思,臣明白了,皇太极要求八旗军入关劫掠,这个时候家里千万不能离人人数不会太多,一定是八旗军之中的精锐,他们利用自身长于奔袭的优势,扰乱北直隶或者是山西稳定他阴阴森森地坐在那里的局面,给朝廷造成巨拎着一只咖啡色箱子大的压力。”

“嗯,分析的很不错,知道八旗军有可能进入到山西或者是北直隶侵袭了,宣府、大同、榆林和宁夏等地,没有什么边军驻守,这些地方都是我大明王朝曾经的边关,现如今也勉强算是边关了,既然是边关,又没有多少的军士驻守,那岂不是显得空虚,八旗军从这些地方入侵关内,看上去很是容易,不会遭遇到多大的阻挠,也不会有太多的损失。”

“朕和你的想法一样,榆林和宁夏等地,距离过于的遥远,而且草原的鄂尔多斯部落,已经归顺朝廷,八旗军在草原会遇见太多麻烦,皇太极不会选择从榆林和宁夏等地方进入关内的,剩下的就是宣府和大同了。”

“从宣府进入到关内,那就是在北直隶劫掠,北直隶处于大军严密的防守之下,想来皇太极也不会做出如此的选择,剩下的山西就是最好的选择了,从大同进入关内,在山西境内劫掠,利用八旗军善于奔袭作战的优势,避开朝廷大军的追击,劫掠到财物之后迅速离开,不做任何的停留,既能够给以朝廷震撼,又能够达到目的,何乐不为。”

徐望华内心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被解开。

“来而不往非礼也,皇太极如此的精于谋划,朕若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岂不是慢待了皇太极,这一次就让八旗军的精锐,悉数留在关内,不要回去了。”(未完待续。)